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探寻电影之美高峰论坛——剪辑的力量” 邀请中外嘉宾共话电影剪辑的艺术与技术

 

2015年4月22日,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探寻电影之美高峰论坛——剪辑的力量”在中国电影博物馆举办。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梁戈、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副秘书长戴维,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常务副秘书长、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巡视员赵志勇和中国电影博物馆领导出席论坛。中新社、新华社、《中国文化报》《中国电影报》《北京日报》、电影频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视台等60多家媒体前来报道。

中国电影博物馆党委书记陈志强在致辞中谈到,本次论坛主题聚焦“剪辑的力量”,邀请国内外著名剪辑大师从幕后走到台前,交流分享成果经验。通过研讨、深度对话、展览展示、电影展映等多种形式,为中国电影建言献策,展现他们的才华和智慧。2015年是中国电影诞辰110周年,中国电影博物馆将继续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向中国电影致敬。

    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常务副秘书长、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巡视员赵志勇在致辞中表示,北京国际电影节创办五年来,以共赢未来为宗旨,倡导“天人合一、美美与共”核心价值理念,为促进中外电影交流合作搭建了优质平台,为繁荣中国和世界电影作出了自己的贡献。电影节组委会一直着力探寻中国电影的智慧和特色,搭建分享经验、增进合作的重要交流平台,共同探寻电影之美、共享电影之美。

在向电影大师致敬环节,电影剪辑的晚辈向被誉为“中国第一把剪刀”的电影剪辑大师、中国电影剪辑学会创始人傅正义献花,并请他留下手模。1981年,正是在傅正义的倡议下,创立了中国电影剪辑学会。傅正义表示,期待人们更多地了解剪辑工作及其对电影的作用。随后,中国剪辑学会会长周新霞和中视视听(北京)国际文化交流中心负责人徐海燕代表中国电影剪辑学会和中视视听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向中国电影博物馆捐赠图书和光盘《剪辑的力量》,中国电影博物馆党委书记陈志强接受捐赠,并颁发了捐赠证书。

上午,中国电影剪辑学会副会长、电影剪辑师刘淼淼,中国台湾电影剪辑师、台湾三视影业监制廖庆松,美国电影剪辑师迪伦·提契诺三位嘉宾先后发表主旨演讲。

刘淼淼谈到剪辑师需要强大内心,剪辑之美在于声画想象力。剪辑师应把意识流的内心冲突、肥皂剧的个人冲突、闹剧的外在冲突区分清楚。剪辑师要不停地给剧中重要人物施加压力,不要和导演“一个思路”,让情节更加出彩。

廖庆松阐述了自己在剪辑工作中的成长经历。他赞同刘淼淼关于“剪辑师要有坚强内心”的观点,并强调实践经验更重要。同时,他表示自己从中国古诗词、美学、哲学中获益良多,认为剪辑师是电影制作过程中,同时也是最后一环的品质管制者。剪辑师对电影素材不应有好恶,要通读素材,才能客观把握影片的优缺点。

 

在论坛现场,迪伦·提契诺依次播放了《断背山》《血色将至》《杀手之死》等电影片段。他表示,剪辑前通常会先读剧本,想象演员表演方式、镜头拍摄方式、片段拆剪方式。剪辑时,他非常注意人物对话和动作的节奏,尽力让场面更有趣、更具有动感。有时,剪辑师与导演间的矛盾观点交流会让影片的最终表现更精彩。

 

下午第一场研讨主题是“电影剪辑技法的创新与发展”,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中国电影剪辑学会会长、电影剪辑师周新霞,中国香港电影剪辑师麦子善,中国电影剪辑学会理事、电影剪辑师杨红雨,中国电影剪辑学会理事、电影剪辑师孔劲蕾参与讨论。

 

 

周新霞认为剪片过程是为影片铸魂的过程,剪辑师发展到一定阶段需另辟蹊径。她谈到电影由主题和叙事两部分组成。剪辑师需要确定主题是为了保证电影成理,理解叙事是为了电影有序。剪辑师在寻找主题、把控叙事方面的表现很关键,它们关乎剪辑师是否合理挑选了素材,关乎最终影像风格的呈现。

麦子善谈到初剪后的精剪才是最大乐趣。精剪可享受剪辑的最大功能,享受剪辑最专业的才华。他还认为精简后的亮点主要靠剪辑师的判断力和叙述故事的方法。剪辑动作片时,要将传统的剪辑思路反转。他还谈到在目前的电影剪辑中,对音乐的应用要比以前更深入。

杨红雨指出剪辑师发挥了后期导演的作用。剪辑工作是雕花过程,不同的是,剪辑师可以决定怎样雕刻和选择素材。她认为目前的电影市场越来越规范,影人在一个流程化的方式上运作,比较理智,因此这也是剪辑师显身手的大好时机。

 

孔劲蕾谈到剪辑师需要用文学思维来剪片,目前越来越多的素材为剪辑师提供了一个可供发挥的空间。她认为掌控素材的方法主要有:第一,要有胆量在剪辑台上做三度创作,在影片结构上要有重新洗牌的勇气;第二,混剪不是炫技,而是找到贯穿点;第三,要给观众留下感受和思考的时间和空间,永远不要把一场戏剪完。

 

第二场研讨主题是“电影剪辑的人才培养”,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副主任、副教授李忱,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文艺系主任、中国电影剪辑学会理事郑月,中国传媒大学艺术部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教授、副院长张歌东,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戏剧电影和电视学院(TFT)副院长杰夫.伯克(Jeff  burke)参与讨论。

李忱认为关于人才的培养,心态很重要。学生在学习阶段要明白导演是什么,剪辑是什么,轻视后期剪辑,实际上是不良性的。她认为学生需要真正理解、认可成就感和创业感的问题。现在火爆的电视真人秀节目,它一方面解决了年轻人的就业问题;另一方面,也把剪辑做得非常完美,所以才被很多观众所喜爱。

张歌东谈到中国传媒大学在2001年开办了剪辑专业,当时称作“导演专业剪辑方向”,它并没有按照常规进行本科招生。但想要学习的同学非常踊跃,很多同学跨专业来学习剪辑。

郑月认为中国传媒大学是中国高等院校中第一个开办导演剪辑技术方向教育的学校,从研究体验、实践角度出发设置课程,并提出了针对不同学生的培养方案。

杰夫.伯克认为,学生的培养要从实际操作和练习入手,在课程操作方面倡导跨学科合作以及小组合作的方式,让学生思考在制作电影过程中,如何利用新技术进行剪辑创作。培养学生解决新问题、适应新环境的能力,这才是大学的作用。

 

在第三场“剪辑师是导演最亲密的伙伴”研讨中,著名导演、中国电影家协会第七届理事会副主席谢飞,电影编剧、导演、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徐浩峰,l蓝莓影业签约的新锐导演刘国楠、戴睿开展了交流。

谢飞认为,”剪辑意识”是任何导演都必须学习和应用的。首先,导演要有强烈的剪辑意识,要做合格的导演,不要把自己的后期工作都推给后期剪辑完成。第二,剪辑永远是导演在艺术上创新的关键。因为剪辑对时空深化的处理,永远是电影艺术出新、出彩的地方,所以作为一个导演来讲,要有剪辑意识,而且要在剪辑这个最美的艺术手段上去创造,创造出新的艺术成绩。

徐浩峰认为,首先一定要在大银幕上观摩学习。小屏幕观看电影对将来从事剪辑和从事导演事业是一个弊端。另外,电影是太容易取得世俗性成功的行业,不懂画面,就是不懂导演。剪辑师给导演的帮助就是在后期,这是剪辑师可提供的另一个审美。艺术之所以作为艺术就在于分寸感,审美高低也体现在分寸感上,剪辑也同样。

刘国楠表示非常赞同谢飞导演所言,他觉得剪辑也要有导演意识。导演不光懂文学,也要懂编剧,同时要懂美术,更重要的要懂剪辑。所以这是今天中国导演所需要培养的环境意识。另外,电影所有主创都是创作者,剪辑一定要给一部影片、一个作品锦上添花。

戴睿认为,剪辑师的工作比较孤独,所以要给他们最大的空间、最大的支持。剪辑意识不是等到现场实拍的时候有剪辑意识,而是在剧本创作的时候就要具备强烈的剪辑意识。同时,在电影工业化相对发达的今天,需要一个非常好的沟通机制,要相互尊重,相互妥协,相互平衡。

4月23日,本届论坛将在中国电影博物馆继续开展其他板块的活动:电影大讲堂“名师讲堂”和“百年又拾·光影记忆”藏品展开幕式,欢迎关注。

2018 年 2 月 7 日

0回复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探寻电影之美高峰论坛——剪辑的力量” 邀请中外嘉宾共话电影剪辑的艺术与技术"

留言